白茶,隐士中的隐士

摘要

从白茶到老白茶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数十年的沉淀,是时间赋予的厚重感,从汤色清浅到澄净明亮,是自身不断的脱变。在繁琐的生活之余,为自己斟一壶白茶,安顿身心,饮隐士之茶,不流俗,不自弃。

在中国悠久而又漫长的历史中,有那么一群文人雅士,他们远离庙堂,远离世俗喧嚣,或隐居山林,花鸟为伴,或泛舟江海,碧波横笛,或是寄情山水,采菊东篱,他们似乎不食人间烟火,过着与世隔绝般的生活。

而不管他们隐居到何地,隐士的生活总是与茶密不可分,茶圣陆羽隐居山中,寻好水,煮好茶,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乐趣,北宋大文豪苏轼出世或入世都爱茶如命,他将茶与词合成一体,相得益彰。

白茶山

茶性清澹明洁,与隐士的旷达殊途同归,一碗清茶可寄幽情,可安心境,可以让人诗意地栖居,若茶是隐士的一种符号,那么白茶既是隐士,也可是隐士中的隐士。

“山泉为饮,青山作伴,看云雾飘散,日升月沉”,白茶的秉性与隐士似乎如出一撤,生于自然,依山傍海,汲取日月之精华,宠辱不惊,与世无争,清净无为,就如隐士般崇尚自然,追求质朴。

若逢开春时节,将灵动的鲜叶晒在阳光之下,微风习习,天然晾晒,褪去青涩,返璞归真,从清新到甘醇再到醇厚,简而不薄,源于自然,也成就于自然。

高山白茶产区

泡一杯白毫银针,净水中条条挺立,汤中漂浮着的毫毛仿佛是大雪将下未下,隐士垂钓江边,一件蓑衣,便阻挡了风雪,不拘泥,不刻意,安静却甘于淡然,白茶从内而外散发的自然淳朴,与隐士相互吸引,相辅相成。

隐士并非隐居于山林之间即可,他们闲云野鹤,悠然自得的背后是隐忍也是沉淀,一首诗或是一阙词借景抒情,亦或抒发心中不快,时而品一杯茶,品的是心境,喝的是自在!感受的是一种通透与豁达。

从白茶到老白茶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数十年的沉淀,是时间赋予的厚重感,从汤色清浅到澄净明亮,是自身不断的脱变。在繁琐的生活之余,为自己斟一壶白茶,安顿身心,饮隐士之茶,不流俗,不自弃。

老白茶